學術研究部

中國“和平崛起”及其國際意義

時間:2011-9-27 15:35:50  作者:轉載  來源:轉載  查看:1590  評論:0
內容摘要:中國“和平崛起”及其國際意義 中國經濟的快速發展與綜合國力的不斷上升,盡管不斷引來西方反華勢力的“中國威脅論”與“中國崩潰論”的種種攻擊,但卻無法改變中國正在迅速“和平崛起”的事實與趨勢,也不能不正視中國在亞太及國際上日益重要的影響力。中國的“和平崛起”不僅意味著中華民...
中國“和平崛起”及其國際意義
 

中國經濟的快速發展與綜合國力的不斷上升,盡管不斷引來西方反華勢力的“中國威脅論”與“中國崩潰論”的種種攻擊,但卻無法改變中國正在迅速“和平崛起”的事實與趨勢,也不能不正視中國在亞太及國際上日益重要的影響力。中國的“和平崛起”不僅意味著中華民族的復興,而且對世界和平與發展將發揮更加重要的國際意義。

正在崛起的中國

中國“和平崛起”是一個發展的長期過程與趨勢,而不僅僅是一種結果。中國“和平崛起”的內容與標志是多方面的,其中經濟的快速增長與經濟實力的增強是核心性標志。改革開放20多年來,中國經濟獲得前所未有的快速發展,經濟年平均增長超過8%;經濟規模迅速擴大,經濟實力與綜合國力大大增強。到2000年,按現行匯率計算的中國GDP為10800億美元,居世界第6位,占世界GDP的3.4%,雖只有美國的10%、日本的23.1%與德國的57.8%,但卻標志著中國正式進入世界“萬億美元俱樂部”。到2003年,中國的GDP已達1.4萬億美元(11.7萬億元人民幣),已超過法國上升為世界第5位,預計2004年可能超過英國而上升為第4位。如果按購買力平價計算,中國GDP的規模就更大,已進入世界前3位。

中國豐富的勞動力、廉價的土地成本、巨大的潛在市場以及迅速增加的高科技人才,吸引世界各國不斷增加在華直接投資,跨國公司與海外企業將生產基地轉向中國大陸,使中國成為全球發展中國家資本輸入最多的地區。到2003年底,中國累計批準設立外商投資企業46.5萬家,合同外資金額9431億美元,實際利用外資金額5015億美元。其中,2002年與2003年外商直接投資均超過500億美元。依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發表的報告,2003年中國境外直接投資為570億美元,占當年全球發展中國家外商直接投資1557億美元的36.6%,即超過三分之一,僅次于美國的866億美元。

外商投資的不斷增加與中國經濟的快速發展,中國不僅正在成為“世界工廠”,而且成為跨國公司地區總部與研發中心的重要據點。目前國際跨國公司在中國設立的地區總部超過30個,研發中心超過400個,而且還在迅速增加之中。外商在華制造基地與研發中心的不斷增加,也帶動中國航運、物流等服務業的發展,中國作為世界航運中心、物流中心與采購中心正在形成。尤其是中國港口集裝箱的吞吐量迅速增長,2003年達到4766萬個標準箱,已躍居世界前列,其中上海港口成為世界第3大港口,深圳緊跟其后,升至第4位,預計五年內,深圳港將超過香港,成為世界第一大港。

中國成為世界貿易大國的地位已逐步確立。近兩年,中國對外貿易量以每年2000多億美元的金額在增加。2002年,中國對外貿易總額超過6000億美元,躍居世界第5大貿易國;2003年突破8000億美元(8512億美元),超過法國成為世界第4大貿易國,預計2004年將首次達到1萬億美元,有望超過日本成為世界第3大貿易國。特別是中國作為世界巨大潛在市場的優勢正在顯現,2003年一舉超過法國、英國與日本,由世界第6大貿易進口大國上升為第3位,僅次于美國和德國,目前中國已是鋼鐵、水泥、手機等至少100種產品全球最大的消費市場。

中國科技發展也日新月異,不斷有重大科技成果的出現。特別是中國“神舟五呈”飛船的成功升空與回收,成為全球第三個有此能力的國家,標志著中國科技進入一個新的高度,被認為是“不僅提升了國家尊嚴,也代表中國政府決心將全球工廠轉變為主要科技動力”。同時,中國在信息產業技術領域的迅速發展與重大突破,也正在改變著中國在世界高科技產業領域中的地位。

中國經濟實力的增強,也即將從資本輸入逐漸走向資本輸出。一個國家走向資本輸出基本上有兩個條件。一是國家總體經濟實力與企業經濟實力的增強,迫切需要開拓國際市場;二是資本管制政策的放松。第一個條件,中國逐漸具備,經濟實力日益增強,外匯儲備大幅增加,具備實力的大型企業急于開拓國際市場,要建立國際品牌,要成為世界級大型跨國企業。第二個條件雖然還不完全具備,但資本市場的開放已提上日程。中國政府正在加快研究開放資本賬下的人民幣可兌換政策,資本管制將大大放寬。

近年來,中國企業海外投資已逐漸趨熱。到2002年底,中國進出口銀行累計共提供360億美元優惠貸款及擔保給中國企業赴海外投資,目前對外投資金額超過100億美元。目前,中國政府正在推動中國企業“走出去”的對外經濟發展戰略,鼓勵企業赴海外投資與開拓市場。加上國際貿易保護主義的興起與反傾銷浪潮的出現,中國有實力的企業將會更多地向世界擴大對外投資與經濟合作。預計未來五年,中國對外資本輸出將迅速發展,并將成為一個新興的對外資本輸出國。

中國正在成為亞洲乃至全球經濟增長的新引擎

外貿對全球經濟的增長具有至關重要的意義。長期以來,外貿大國美國以其龐大的進口能力吸納著全球特別是亞洲的產品,帶動著亞洲及全球的外貿與經濟增長,成為全球經濟發展的最重要引擎。然而,近年來,中國經濟的迅速發展與對外貿易的擴張,正在成為全球外貿擴張與經濟增長的新引擎。依IMF銀行信用分析家根據購買力計算的1995年至2002年主要國家對世界經濟增長的貢獻率中,中國的貢獻率達25%,超過美國的20%,盡管可能有擴大成份,但不可否認,中國已成為世界經濟增長的重要支撐點。

中國經濟對亞洲經濟的貢獻在2003年表現得更為突出。據統計,2003年,中國市場進口量增長近40%,其中,日本對中國的出口增長42%,對日本整體出口增長貢獻率達66%;韓國對中國出口增長48%,對韓國總體出口貢獻率為32%;臺灣對中國大陸出口增長20%,出口貢獻率近70%。不僅如此,大陸已成為韓國、新加坡、臺灣等最大出口市場,是日本的第二大出口市場,是馬來西亞、泰國與菲律賓,甚至澳大利亞第三大出口市場。新加坡媒體報道,2003年前9個月,新加坡對中國出口306億新元的貨物,而對美國出口只有248億新元,包括香港在內的中國市場已超過美國成為新加坡的最大出口市場。中韓貿易發展更為迅速,2002年貿易額達441億美元,較建交的1992年增長近8倍;2001年,中國取代日本成為韓國第二大出口市場;2003年9月起又取代美國成為韓國最大的出口市場,即到2003年9月,韓國對中國的出口比重達到17.7%,首次超過對美出口貿易的17.5%。同樣,臺灣與中國大陸的貿易仍在持續發展,大陸不僅是臺灣第一大出口市場,而且2003年兩岸貿易總額達到500多億美元,首次超過臺美貿易總額。

日本最大報刊《讀賣新聞》與第二大報刊《朝日新聞》分別發表文章認為,中國經濟發展是日本經濟復蘇的主要支撐力之一。美國曾占日本出口市場的三分之一以上,近年卻不斷萎縮,而亞洲特別是中國經濟的迅速崛起,成為日本最大的出口市場。2003年12月,日本對美國出口下跌7.8%,對亞洲出口增長16.2%,全年對美國貿易順差下降跌13.7%,降為6.6萬億日元;對亞洲貿易順差增長37.6%,達到5.6萬億日元,逐漸逼近美國。其中,2003年,日本對中國出口增長了33.2%,成為日本外貿與經濟回升的重要因素。

亞洲開發銀行的研究報告表明,中國未來三年的貨物進口總量將超過1萬億美元,中國有望在2005年成為亞洲最大的進口國,將為亞洲國家或地區提供更大的市場,在繼臺灣、新加坡與韓國之后,也將成為日本、馬來西亞、泰國、菲律賓等亞洲國家的最大出口市場,中國對亞洲經濟的貢獻越來越大。

日本亞洲經濟強國的地位正在讓位于中國

日本作為戰后新興的經濟強國,GDP已連續十多年居世界第二位,曾在亞洲經濟發展中扮演重要角色,被認為是亞洲的“領頭雁”。然而,90年代以來,日本經濟停滯不前,進口能力萎縮,加上對亞洲國家的技術封鎖政策,不僅是日本作為亞洲經濟強國的地位下降,而且因其無國際觀與在歷史問題上的守舊、頑固立場,無法獲得亞洲國家或地區的充分信任,日本不僅無法成為世界政治大國,無法負起應負的國際責任,而且在經濟上逐漸失去領導地位,逐漸被“和平崛起“的中國取代其在亞洲的經濟大國地位,使中國在亞洲與國際事務中的領導角色更加重要,國際大國的地位日益上升。

中國逐步取代日本在亞洲的經濟地位,不僅表現為中國經濟規模的擴大及貿易與投資格局的變化,而且表現為國際社會對日本與中國未來發展前景判斷的變化。近兩年來,不僅許多外國大公司撤離日本,而且以科技股為主的美國納斯達克公司已于2002年從日本市場撤出。甚至連許多國際通訊社也從日本撤出轉向中國。甚至日本經濟都不再成為美國重要研究機構的研究的重要對象。美國民主黨重要智庫美京布魯金研究所,已結束日本經濟研究。美國一些機構甚至無法籌措研究日本的預算經費。這些種種跡象顯示,日本經濟大國的地位正在讓位于中國。

另一方面,中國經濟的發展與影響力的上升,也改變著日本社會特別是企業界對中國“和平崛起”的重新審視,不再強調中國是日本的威脅,而是將中國看作是日本發展的機會,日本大企業重新布局在中國及亞太地區的發展戰略,這是日本經濟大國地位讓位于中國的另一重要體現。

中國經濟、科技實力的增強與“和平崛起”,也使中國在國際事務中的角色更加重要,影響力不斷上升。尤其是美國“9.11事件”后,中國在國際反恐合作及主導推動“朝核六方會談”等方面,充分顯示了中國的影響力與日益上升的國際地位,也迅速將中國推向一個具負責人的世界大國。

中國“和平崛起”的國際意義

中國“和平崛起”,靠的是開放價值與制度體系的形成,靠的是中國自身的發展,而不是靠戰爭掠奪興起,這對歷史上世界大國的興起與戰爭掠奪相關大為不同,從而為一個國家的發展、崛起開創一條新的道路,從而具有重要的國際意義,將創造新的大國發展模式,給國際關系理論的發展產生深遠影響。

縱觀數百年來世界經濟強權的興衰,似乎都有著共同的特點。即通過海盜掠奪、販奴與戰爭等罪惡獲得發展,簡單地講就是靠的是“艦尖炮利”與強權。從昔日的葡萄牙、西班牙、英國到今天的美國,幾乎都有著相同的歷史背景。然而,中國不同,中國是靠著自己的改革與發展,在國際和平環境中,找到一條適合自己的發展道路,走的是“和平崛起”的發展道路。中國政府一直堅持“平等發展”與不稱霸的對外政策,中國的經濟發展絕不會以犧牲他國利益為代價,而是希望共同發展,共同繁榮。

中國崛起也在改變著中國與亞洲的關系。長期以來,亞洲國家或地區對中國的發展一直存在疑慮,甚至認為中國經濟的發展與中國崛起可能成為他們的“威脅”,加上一些西方勢力的有意喧染“中國威脅論”,使得亞洲國家普遍擔憂中國的崛起,而不是喜看“東方龍”的騰飛。然而,中國在亞洲金融危機中的表現與中國入世后對亞洲經濟的積極意義正在逐漸改變昔日的誤解,正在重新審視中國的崛起及其國際意義。

在1997-1998年來勢兇猛的亞洲金融風暴中,亞洲“四小龍”與新興的亞洲“四小虎”泰國、印尼、馬來西亞等受到前所未有的沖擊,特別是經濟實力甚強的韓國遭到前所未有的打擊。此時,亞洲國家或地區紛紛通過大幅貨幣貶值以自保,或希望將損失減到最小程度。然而,中國政府在此時卻做出了頗不尋常的重大決策,保持人民幣匯率穩定,在很大程度上緩和了金融風暴的蔓延,減輕了東亞國家或地區經濟壓力,同時中國盡其所能對有關國家提供經濟援助,使東亞國家很快度過金融危機。經過此舉,中國在亞洲的地位得到極大提高,也獲得亞洲國家的充分信任,中國成為一個可信賴的國家,是一個負責任的國家,是亞洲國家的朋友而不是敵人。

中國“和平崛起“,不僅改變著亞洲地區格局,也改變著世界秩序。中國的“和平崛起”不僅是中國的發展,而且代表著亞洲的聲音與亞洲的崛起。在全球三大塊經濟版圖中,有美國及北美自由貿易區的北美經濟強權,歐洲經濟一體化與歐洲經濟強權,而亞洲尚不足以成為世界經濟強權,而且亞洲昔日經濟龍頭并不代表亞洲,而常常歸入西方勢力范圍,只有中國經濟的崛起及“10+1”、“10+3”等經濟合作機制的啟動與發展,才能促進亞洲的整個崛起。

中國的“和平崛起”還代表發展中國家的聲音增大與整體力量的崛起,對全球發展中國家的經濟發展有著重要的示范意義與影響。中國的“和平崛起”將進一步展現中國作為愛好和平的大國力量,有利于世界的和平與穩定,有利建立更為公平的世界新秩序,將使世界格局發生新的變化,更趨均衡。

中國“和平崛起”與臺灣問題的解決

然而,在中國“和平崛起”的外部環境得到很大改善的同時,臺灣因素卻成為中國“和平崛起”的最大障礙。妥善處理臺灣問題是中國完成“和平崛起”的重要條件。

中國“和平崛起”本身對海峽兩岸關系與解決臺灣問題具有重要意義。中國的“和平崛起”將改變兩岸關系發展的力量對比,為臺灣從經濟上融入中國及政治上向中國靠攏創造條件。盡管目前“臺獨”勢力在加速發展,但就經濟關系、文化整合與長遠觀察,中國的“和平崛起”仍有助于臺灣問題的和平解決。即使“臺獨”活動升級導致臺海危機甚或戰爭的爆發,盡管會對中國“和平崛起”產生影響,延緩其進程,但正好將臺灣這一棘手的問題通過戰爭得到妥善解決,形成一個新的臺海和平穩定機制,從而為中國“和平崛起”創造一個新的契機。

若排除臺海可能發生的沖突,中國“和平崛起”將加快大陸內地與臺港澳的區域經濟合作及“中國經濟圈”的形成與發展。據2002年12月美國《商業周刊》對“大中華經濟圈”的研究,1998年到2001年,“大中華經濟圈”在世界出口貿易中的比重由6.9%上升到9.6%,已超過日本;預計到2007年,該比率將達到13.7%,屆時“大中華經濟圈”的進出口總值將達2萬億美元,是日本的1倍,達到美國的三分之二,因此“大中國經濟圈”是“未來經濟超強”。世界銀行研究估計,未來五年(到2007年),按購買力平價計算,“大中華經濟圈”將取代歐盟成為一個擁有國內生產總值達13萬億美元的經濟實體。

目前,中國內地與香港、澳門已正式建立CEPA機制,加速港澳地區與內地經濟的融合,未來臺灣必將融入這一經濟合作機制,從而推動整個中國經濟合作機制與框架的建立,最終實現振興中華的夢想。
                                                                                                                           轉載自中國網



評論者:      驗證碼:  點擊獲取驗證碼
copyright©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四川省國際和平與發展研究中心
power byApp之家
蜀ICP備11000164
rb88官网 热博sbt体育| 热博体育在线| 热博rb88| 热博88| 热博rb88| 热博体育官网| 热博sbt体育| 电竞竞猜| 热博rb88| rb88热博电竞手机版| rb88热博电竞平台| rb88官网| 热博体育在线|
蜀ICP備14002673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