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研究部

中國—西亞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的戰略構想

時間:2014-4-9 13:33:59  作者:轉載  來源:轉載  查看:2058  評論:0
內容摘要:中國—西亞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的戰略構想

2014年1月17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會見海合會代表團時提出中國與包括海合會國家在內的西亞國家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的偉大設想,這是中國政府就跨區域經濟合作一體化進程提出的具體構想,勾畫出雙方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宏偉藍圖。[1]這一構想是對當前中國—西亞區域合作模式的創造性發展,著眼現狀又展望未來,以點帶面,由線到片,逐步形成復合型、多元化的跨區域合作形式。

中國—西亞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的淵源與背景

“絲綢之路”是西漢時張騫出使西域開辟的以長安(今西安)為起點,經關中平原、河西走廊、塔里木盆地,到達伊朗,并連接海灣各國,最終抵達非洲和歐洲的歷史通道。在這條著名的國際通道上,各國人民、各色人種曾經穿梭其中,五彩絲綢、中國瓷器和香料絡繹于途,為古代東西方之間經濟、文化交流做出了重要貢獻。

歷史上,絲綢之路上來往不絕的商人及駝隊昭示了古代中國與阿拉伯世界的繁榮與鼎盛,也增進了中國與西亞人民之間的交流與友誼。這條貿易通道曾經被譽為世界最重要的商貿大動脈,歐洲板塊與亞洲板塊的結合已遠超地理上的意義,歷史上輝煌的中國和位于亞、歐、非三大陸交叉點的阿拉伯世界都曾經是世界活躍的商業中心,中國商人與阿拉伯商人跨越遼闊的內陸和海洋,在亞、非、歐三大洲之間交換貨物、交流情感,為中國歷史上的西漢、唐、宋等王朝的繁榮發揮了重要作用。中國的絲綢、瓷器、茶葉從此走向世界,各國王公貴族均以擁有中國的絲綢和瓷器為榮。阿拉伯及西域各國的商隊也源源不斷地進入中國,為中國帶來了藥材、香料、珠寶及各種水果植物。然而,隨著19世紀世界工業化的蓬勃發展,世界權力與商業中心向西方轉移,相應的,行走于絲綢之路、連接中國和阿拉伯世界的中國商人、沙漠駝隊也逐漸消失,滄海桑田的變遷,歲月也漸漸磨平了古絲綢之路的輝煌痕跡。

從歷史回歸現實,作為富含文化底蘊的絲綢之路,近年來重新引起了國際社會的重視。2011年7月,美國國務卿希拉里?克林頓明確提出美國的“新絲綢之路”計劃,她還鼓勵和敦促印度參與其中,“不僅要向東看,還要繼續與東面進行接觸,并在東面發揮作用”。[2]隨后,該計劃在美國和印度國內被緊鑼密鼓地擺上議事日程。2011年9月聯合國大會期間召開“新絲綢之路部長會議”。[3]安倍晉三在2013年10月29日指出:“從東京出發,經過伊斯坦布爾,最終抵達倫敦。日本要做新亞歐絲綢之路的起點、地緣政治的操盤手。”[4]但迄今為止,美國版、日本版的“新絲綢之路”都帶有牽制中國或排斥中國的色彩,目標是借絲綢之路謀求這一地區的主導權,沒有獲得絲綢之路沿線國家的認可,與古絲綢之路歷史上的友好精神相違背。

中國—西亞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的機遇與挑戰

目前中國—西亞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的機遇主要是雙方高層的重視,政策上的大力支持。當前,中國與西亞已在多個方面展開商談,雙方高層取得了初步共識。就中國方面來說,該經濟帶日漸成為當前中國外交的關切點,中國企業對外參與的熱點,并且得到國家在政策上的重點扶持。就西亞國家而言,美歐施加的重重壓力已讓它們不堪重負,“阿拉伯之春”的浪潮也使它們開始反思,適時“向東看”與中國合作,共同探索新的經濟發展模式與合作領域,創造多樣化的經濟基礎,符合西亞國家的利益。

此外,經過多年來的積累,中國—西亞已經建立起了一定的合作基礎,特別是在與對方國家經貿交往過程中積累了大量寶貴經驗。一方面,中國推動跨區域經濟開發與合作的力度不斷增強,中國知名企業在資本、技術、信譽等方面都嚴格參考國際化標準,不少成為開發、運輸、國內銷售和對外貿易一體化的超大型跨國企業,中國產品在海外市場贏得了贊譽,樹立了品牌;另一方面,全球急劇增長的石油需求為西亞的石油輸出國經濟增長注入了新的催化劑,為之創造了大量的工作機會,阿拉伯國家財富基金也因此成為全球一支重要的經濟力量。

盡管雙方合作成績斐然,但就當前事實來看,中國—西亞還存在合作領域狹窄、重局部輕整體、企業缺乏長期戰略目標等諸多問題,西方國家的競爭與干擾也是建設“絲綢之路經濟帶”可能面臨的挑戰。

一是合作領域較窄,集中在能源領域。據中國商務部統計顯示,中國在西亞幾個主要貿易伙伴中,向中國出口原油占雙方貿易總額的比重較高。[5]比如沙特、科威特、阿曼、伊朗、伊拉克等。中國對西亞投資的85.3%仍然集中在能源、礦產采掘等少數幾個領域,集中于資源比較豐富的國家。[6]因而在對中國的整體貿易中,有的國家出現較大盈余,如沙特,有的國家出現了較大赤字。對于那些存在較大赤字的國家極容易對中國采取貿易保護政策,從而影響中國與整個西亞地區的貿易發展。2011年以來,基于對社會動蕩的反思,西亞阿拉伯國家更加注重社會經濟發展,積極改善民生,中國方面應繼續把握機遇,積極探尋雙方經貿合作發展的新思路,努力拓寬經貿合作領域,著力加強對西亞國家基礎設施建設、農業技術培訓、人力資源培訓、新能源開發等領域的投資與幫助,推動雙邊經貿合作轉型,實現互利互通,共同發展。

二是重局部輕整體,企業戰略規劃不明確。長期以來,中國與西亞的經貿交往缺乏整體性、全局性規劃。隨著中國經濟發展,在“中國企業走出去”的號召下,越來越多的企業進入西亞,但是國家對這些企業在當地的運作未能有效規范,而企業本身也缺乏“西亞通”式的人才,對西亞各國文化、宗教、習俗了解不足,再加上有些企業人員缺乏培訓,注重短期利益,一定程度上損害了中國企業和中國產品乃至中國國家形象。例如,在對西亞出口中占較大份額的家電產品,在售后服務上口碑不好,少數不法商人販賣劣質產品等。

“絲綢之路經濟帶”是跨學科、跨部門、多領域的系統工程,需要一整套完善的制度支撐,但目前中國與西亞的合作機制建設仍處于初級階段,還有待進一步完善,運行效率也有待繼續提高,表現在兩個方面:一是中國和西亞由于社會、經濟、宗教、文化、國家體制等方面的差異性,整合國家利益和目標、確認共同歸屬感的難度較大;二是雙方目前合作的隨意性較高,注重局部而缺乏整體規劃,難以進行有效的統籌管理。因此,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要求中國與西亞關系中的機制支撐因素更加健全,保障自身經濟的持續發展,并給予對方整體經濟發展更多的關注,

中國—西亞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的戰略設計

一、從能源到整體,擴大合作規模

中國—西亞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不能只等同于進出口石油、礦產,必須要有更加豐富的內涵。除能源領域外,應努力擴大雙方合作領域,諸如農業合作、制造業合作、金融合作、人力資源合作等,合理利用雙方廣闊的市場。近年來,由于水資源缺乏及人口增長率不斷上升的原因,西亞各國糧食、食品、蔬菜等的進口貿易額不斷上升。以沙特阿拉伯為例,它進口的農產品主要是谷物、乳蛋、蜂蜜及其他食用動物產品、活動物、食用水果及堅果等。其中,谷物是沙特進口最多的農產品,其進口增長速度自2001年以來逐年遞增,到2009年,其谷物進口額為33.8億美元,占全部農產品進口額的31.3%。[7]在西亞各國農產品市場中,美國、巴西、印度和法國占有的市場份額較高,它們是西亞的主要貿易伙伴,尤其是美國、巴西和印度穩居前三名,美國所占有的市場份額數年來占據第一位,中國農產品在西亞各國市場占有率較低,排名靠后,雙方農業領域的合作也相對滯后。因此,中國需要詳細了解西亞各國的食品法律、標簽要求和市場準入限制。在西亞國家,一些商品的進口因宗教、衛生和安全等因素而被加以禁止,如法律禁止進口不符合伊斯蘭教規定的產品及含酒精類飲料、釀酒設備、肉類產品。此外,還要求家禽和家畜肉類產品裝載時附帶額外的健康證明,以說明出口到該地的屠宰動物并沒有喂食促進生長的激素。[8]此外,雙方在水產養殖、防治土地沙漠化等領域合作潛力巨大,應該繼續加強農產品信息、科技研發、人員管理等方面的交流。

此外,日用消費品也應是中國與西亞各國可以進一步關注的熱點。除了石油及石油衍生產品,西亞各國其他大量商品大都依賴進口。中國經濟這些年快速發展,由于價格優勢,原來以消費歐美產品為主的西亞阿拉伯國家消費者已漸漸地接受中國商品,比如家具、鞋子、服裝、文具、箱包、襪子、小五金、電動工具、大小家電、強化地板、潔具等。

二、從政府到企業,落實合作理念

中國—西亞雖然通過各種聲明和協定等一系列文件,承諾在相互關系中遵守互利原則,在國際領域進一步加強協作,但雙方對此較少規定更加具體的內容,執行和監督機構也不明確,導致上述合作出現結構松散,不同領域運行不齊、效率差異等問題。因此,雙方應積極推動機制建設,采取各種措施積極落實協議,把合作落到實處,在國際問題領域進一步加強協商,同時,進一步發揮經濟合作機制對政治、安全等其他領域機制的協調作用。

具體來說,影響中國—西亞經貿關系發展的一個重要因素是雙方經濟合作中所建立的機制還不完善,只是官方層面達成某些共識,但并沒有在企業層面得到落實。因此,必須采取切實措施,加強雙方企業的長期合作。目前,雙方企業合作的規范性不強、合作常處于不穩定狀態,這對雙方經濟潛力的發揮遠遠不夠。因此,雙方政府應進一步制定政策,向合作企業傾斜,推動雙方企業合作向縱深發展。此外,中國—西亞經濟互補性強,但經濟技術合作滯后,要使雙方經貿合作關系邁上新的臺階并長期保持穩定,大力發展經濟技術合作并使之進一步規范化尤為重要。因此,推動經濟技術合作,加大橫向和縱向信息交流和協調力度,充分發揮整合優勢,加強技術交流和探討,這樣,才能真正建立起緊密聯系、相互依賴的“絲綢之路經濟帶”關系。

三、從官方到社會,加強人文交流

一方面,要加強雙方官方和民間多層次、多領域的交流,增進相互了解,使“絲綢之路經濟帶”建立在雄厚的經濟、政治和社會基礎上。新聞媒體要加強輿論宣傳力度,說明中國是西亞各國的可靠朋友,中國的發展不僅不會威脅西亞國家的利益,反而會有利于雙方共同抗衡西方的壓力。中國人民愛好和平,中國永遠不稱霸,最大限度消除“中國威脅論”的影響,打消西亞各國公眾的疑慮,使西亞各國的人民了解中國的真實情況,為雙方整體關系進一步穩定發展做出貢獻。目前雙方在人員交往數量上比以往增多了,但這并不等于彼此人民交往的質量和理解的程度得到了提高。中國政府應積極與西亞各國政府協調起來,對當前無序的民間交流進行引導,有組織、有計劃地輸送人員到對方國家進行交流與學習,進一步推動各方面交流,在彼此深入了解和相互學習的基礎上,培養熱衷于友好關系發展的青年群體。雙方還應采取有效措施推動和落實地方城市間的合作(互為友好城市的形式),更加積極地開展政黨、學者的交流,逐步建立起一個具有廣泛基礎的多層次,形式豐富多樣,穩定而繁榮的交流機制,以確保雙方關系在穩定和可預見的環境中發展。

另一方面,為提高雙方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的成效,在觀念上要繼續倡導平等、互利,培育共同的理念,增強雙方的相互認同感,提高遵守共同達成的合作原則的意識。在實施步驟上,我們有必要從易到難,由淺入深,從最能體現共同利益和共同需求的領域入手,外溢到其他領域,以使它們的作用得到最大化的發揮。因為,“絲綢之路經濟帶”的建設,只有在共同理念的指導下,在對方國家國民認可的前提下,在眾多企業都樂于參與的形勢下,才能獲得長足進展。

四、從局部到大局,完善合作機制

中國—西亞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有著一定的基礎和良好的機遇,但在發展過程中,存在利益差異及機制發揮作用的認識不對稱等問題,都可能影響其發展走向,因此,雙方應從大局出發,從戰略高度著眼,互諒互讓,妥善處理分歧。

目前中國—西亞之間的某些合作平臺也可以進行調整。例如,“中阿合作論壇”參與的層次主要是部長級會晤機制,這同中國與亞太經合組織成員、與上海合作組織成員國、與東盟成員國、與歐盟成員國集體會晤已經上升為元首或首腦峰會級別并以機制化固定下來的情況相比,明顯暴露出不足。面對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的需要,很有必要將部長級升級為政府首腦級甚至國家元首級,包括元首級(首腦級)、部長級和高官級的多層次多邊磋商機制,當然,可以由易到難,先行上升為副首腦或副元首級別并機制化,以適應中國—西亞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的需要。此外,中國—西亞關系中的機制建設多集中在能源領域,尚未建立共同的宏觀戰略協調機制,也沒有明確提出系統性的可操作的協調政策等,這些都成為進一步深化合作的主要障礙。

總 結

總體來說,中國—西亞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是一個系統復雜的工程,從涵蓋的領域來看,既包括能源、家電、農產品等國家利益中的實體部分,也包括科技、文化、教育、民間交往等比較軟性的部分。雙方交流的領域和范疇要在深度和廣度上不斷擴展。從發揮的功能來看,既包括日常的交流、對話、合作,也包括在發生緊急事態甚至經濟危機情況下的溝通和危機管理機制。中國—西亞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的基礎應該是雙方形成的合力,核心是彼此的相互認同感以及相互需求的程度,是伙伴關系的合理延伸,因此,中國—西亞之間的互信程度和需求狀況對“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成效至關重要。

【本文是教育部區域和國別研究培育基地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阿拉伯研究中心2014年項目(編號:ASC2014YB06)的階段性成果 】

(作者單位: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國際問題研究中心)

(責任編輯:劉娟娟)

[1] “習近平會見海灣阿拉伯國家合作委員會代表”[EB/OL].( 2014-01-17).http://news.cntv.cn/2014/01/17/VIDE1389957302422582.shtml

[2] 吳兆禮.美國新絲綢之路計劃探析[J].現代國際關系,2012,7:1.

[3] Amy Belasco.“The Cost of Iraq,Afghanistan,and Other Global War on Terror Operations Since 9?11”,CRS,March 29,2011,p1.

[4] 龐中鵬.日本“亞歐新絲綢之路”的不可能性[EB/OL].(2013-11-08).http://opinion.huanqiu.com/opinion_world/2013-11/4545624.html

[5] 中國商務部.http://www.mofcom.gov.cn/

[6] 中國商務部.http://www.mofcom.gov.cn/

[7] 楊韶艷.中國農產品對沙特阿拉伯的出口及發展空間探析 [J].對外經貿實務,2011,6:1.

[8] 楊蓮娜.中國農產品出口沙特阿拉伯市場分析[J].世界農業,2008,7:1.

 



評論者:      驗證碼:  點擊獲取驗證碼
copyright©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四川省國際和平與發展研究中心
power byApp之家
蜀ICP備11000164
rb88官网 热博sbt体育| 热博88| 热博rb88| 热博sbt体育| rb88官网| 热博官网| 热博sbt体育| rb88热博电竞平台| rb88热博电竞手机版| 热博体育官网| 热博rb88| 热博rb88| 热博体育|
蜀ICP備14002673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