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蜀藝術部

莫奈名畫《睡蓮》

時間:2014-5-7 11:02:18  作者:轉載  來源:轉載  查看:1646  評論:0
內容摘要:莫奈 睡蓮 1916 法國印象派代表人物,畫家克勞德·莫奈(Claude Monet)一幅鮮被展出的名畫《睡蓮》在紐約以超過2700萬美元的價格被拍賣。 據報道,這幅畫畫于1907年,畫中展示了莫奈最喜歡的位于法國小鎮吉維尼的花園。該畫于6日在克利斯蒂拍賣行被一個秘密...

莫奈 睡蓮 1916



法國印象派代表人物,畫家克勞德·莫奈(Claude Monet)一幅鮮被展出的名畫《睡蓮》在紐約以超過2700萬美元的價格被拍賣。

據報道,這幅畫畫于1907年,畫中展示了莫奈最喜歡的位于法國小鎮吉維尼的花園。該畫于6日在克利斯蒂拍賣行被一個秘密投標人拍得。

據悉,該畫自1926年后,再未被公開展出過

克勞德·莫奈(Claude Monet, 1840-1926)1840年生于巴黎,童年在阿弗爾渡過。他沒有按照畫家的常路走,而是以畫漫畫起家,在畫漫畫方面有了一些名聲,并受到歐·布丹(Eugène Boudin, 1824-1898)的注意。布丹曾對莫奈說“當場畫下的任何東西,總是有一種以后在畫室里所不可能取得的力量、真實感和筆法的生動性。”莫奈在他今后的繪畫生涯中也是按布丹說的話去做的,因為在他的內心里充滿了對大自然的熱愛。1872年,莫奈創作了揚名于世的 “印象·日出”。這幅油畫描繪的是透過薄霧觀望阿佛爾港口日出的景象。直接戳點的繪畫筆觸描繪出晨霧中不清晰的背景,多種色彩賦予了水面無限的光輝,并非準確地描畫使那些小船依稀可見。真實地描繪了法國海港城市日出時的光與色給予畫家的視覺印象。由于它突破了傳統畫法的束縛,有位批評家就借用詞畫的標題,嘲諷以莫奈位代表的一批要求革新創造的青年畫家位“印象主義”,這一畫派以此得名。這幅畫在1874年3月25日開幕的印象派畫家第1次聯合展覽會上展出,這幅作品是莫奈畫作中最具典型的一幅。“水面上點綴了幾朵睡蓮,花蕾紅透了,色澤如草莓般鮮艷,花瓣邊緣呈白色。再往前看,一簇鮮花擁成一塊漂浮的花壇,仿佛花園中的三色堇如蝴蝶般飛出,收斂起淡藍的翅膀,停歇在這片水上花壇上。說它是水上花壇,其實也是天上花壇……”普魯斯特《在斯旺家那邊》《睡蓮》水景系列畫這個標題,是1909年在迪朗-呂埃爾畫廊展出作品時,莫奈自選的標題。這48幅畫作于1903年至1908年間,用莫奈自己對畫商說的話,這是“一次不尋常的畫展”。從1904年起,莫奈的畫中,池塘周圍的風景逐漸剩下在畫面上部狹窄的一塊,最后完全消失,整個畫面里只有睡蓮。“這些水景始終縈繞在我心頭。雖然我這個老人已經深感力不從心,卻仍想表現所感受到的東西。我毀了一些作品……但也再重新開始。”(給熱弗魯瓦的信,1908年8月11日)“水、睡蓮、植物,在一片寬闊的水面上”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莫奈讓人修建了一個天頂透光的畫室,以便創作大型《睡蓮》裝飾畫。1918年停戰后,莫奈向克列孟梭提議,說他想捐贈兩幅給國家以慶祝勝利。經過長時間磋商,1922年4月12日,正式簽署了一份捐贈文件,莫奈將為巴黎的土伊勒里宮畫8幅畫,掛在奧蘭治宮的兩個大廳中。以后的這些年里,克列孟梭不斷地鼓勵莫奈,而莫奈時時有放棄創作的念頭;他的視力漸漸不行,自以為最寶貴的眼睛有失明之虞。他患了白內障,但一直不肯接受治療,直到1923年他才愿意動手術。“走近生命的終點真是可怕 ”這句話出現在1899年2月7日,莫奈給熱弗魯瓦的一封信中;西斯萊和蘇珊剛去世不久。莫奈每每在信中重復類似的話,看到朋友們一個個告別人世,莫奈心中自是感傷。摩里索1895年去世,馬拉梅1898年離開,接著是1903年傳來畢沙羅的死訊,米爾博和德加1917年也走了。雷諾阿1919年去世時,莫奈說,自己現在是印象派團體唯一活著的人了。迪朗-呂埃爾和熱弗魯瓦兩人,也分別在1922年和1926年去世。最令莫奈傷心的,是“摯愛的伴侶”艾麗絲在1911年去世;長子讓于1914年病逝對他也是一大打擊。1919年11月19日,莫奈在給熱弗魯瓦的信中表白:“對我來說這是多么悲慘的結局。”一來是視力恢復了,二來是希望創作活動能帶來一些安慰,莫奈重拾畫筆:“我忘情的工作,滿意于自己做的一切。如果這幅新眼睛夠好的畫,我能活到100歲。”我把所有的時間都獻給了繪畫……直到生命的終了。“我又開始工作了,這是忘掉悲痛的最好的方法,那么多的人在受苦,在為我們犧牲,而我還在研究這些微不足道的形式與色彩,我感到羞愧。”——莫奈給熱弗魯瓦的信(吉維尼,1914年12月1日)生命接近尾聲時,莫奈告訴克列孟梭:“當你從哲學層面尋找自己的世界時,我則努力呈現世界的表象,這表象與未知的現實密切相關。當一個人停留在和諧的表面時,就不可能離現實很遠,至少不可能離我們能夠認識到的現實很遠。我只是觀察到了世界所展示出來的一切,并用畫筆記錄下來。”《克勞德.莫奈》1928年克列孟梭口中的“天使”、莫奈的兒媳布朗謝,一直守候在莫奈身邊,直到1926年12月5日,莫奈離開人間。這位藝術大師享年86歲。莫奈生前表示,不在活著時把大型裝飾畫交出來,所以,在他身后,根據他自己設計的位置,這些畫才安放妥當。揭幕典禮在1927年5月17日舉行。《睡蓮》是莫奈最后的信息,憑借創新的抽象藝術傳達給世人。由這個遺言,印象派的領袖人物成為前衛藝術家效仿的榜樣,成為20世紀的人物。“ 1927年7月8日。在巴黎土伊勒里奧蘭治宮兩個橢圓形大廳中安放著克勞德。莫奈的《睡蓮》。在一天的每個時刻:早晨、下午、晚上、夜間,水面上盛開著睡蓮。莫奈在生命行將終結之際,繼研究大自然中不同的的主題在色彩與光之下的變化之后,開始關注最溫順,最易穿透的元素 :水,透明與反射之典型。由于畫水,莫奈畫下了肉眼所難見之物。他全心畫這個幾乎看不見的、屬于精神層面的、把光與倒影分割開來的水平面。天的藍被框在水的碧藍中。制造出水平面感覺的,是花、花瓣、植物、水泡。油畫掛在墻上,觀眾置身畫中,正面側面都可以看。透過畫中水的色彩,四周的光也轉藍了。克勞德.莫奈與制作教堂彩色玻璃的人一樣,對色彩有同樣的愛好。從漩渦中,從云中,色彩冉冉升起。” ——保羅.克洛代爾(Paul Claudel)《日記,1904——1932年》“ 對畫家來說,光只存在于色彩中。去巴黎土伊勒里奧蘭治宮看一看莫奈的畫,就能理解這句話。由于太愛用光來表現色彩,莫奈漸漸走向形體的自殺。他的靈魂在睡蓮的裹尸布里游蕩。”洛特(Andre Lhote)《莫奈和畢加索》“莫奈就這樣畫出了運動、宇宙性的運動。這運動與他緊密相連,借著掌握了睡蓮塘的水面之瞬間,并把它描畫下來,莫奈延續了自己的生命。土伊勒里宮最后的這幅畫,以火焰般明亮的夕陽炫目。夕陽落在冬日沼澤地干枯的蘆葦上,而這片永恒的再生地之深淵里,蘊育著春天迷人的花朵……光的濃淡色度與明暗變化在完全的和諧中一一流露。這是一個天地之間無與倫比的變化場,宇宙的運動蘊含其中,在這場子里,萬物達到了最高程度的、無限的一致和相通。這個世界令人振奮,感受力也達到了最完美的境界。”克列孟梭 評莫奈:《睡蓮》莫奈于1926年辭世。沒有見到國家以大禮收下他的大型裝飾畫。有些人認為,這些裝飾畫表示“印象主義已經完結”,但大多數藝術家和思想家不以為然,反而對這些作品懷著深深的敬意。有些人甚至認為,這些安置在巴黎土伊勒里奧蘭治宮的裝飾畫,蘊含一種宇宙的、神圣的性質.

 



評論者:      驗證碼:  點擊獲取驗證碼
copyright©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四川省國際和平與發展研究中心
power byApp之家
蜀ICP備11000164
rb88官网 热博rb88| BTI体育| 热博体育在线| 热博sbt体育| 热博sbt体育| 热博体育官网| 热博rb88| rb88热博电竞手机版| 热博体育官网| 热博手机版| BTI体育| rb88热博电竞平台| rb88热博电竞手机版|
蜀ICP備14002673號-1